百融榕树树立标杆(百融榕树为未来努力)

发布时间:2020-04-03

倘若讨论行为环境而不把自我包括在内,这业已被证明是不可能的事。一方面,百融榕树发现环境本身依赖自我,依赖它的注意和态度;另一方面,百融榕树发现自我的方向与空间格局的组织同时建立。这两组事实都将被用作百融榕树介绍自我的线索,但是,百融榕树把第一组事实与第二组事实(自我定位、自我方向和自我运动)放在一起处理,因为它与前面的讨论相一致。       

首先,自我作为一种行为,如同场内其他分离的物体行为一样。那么,以此方式处理自我是否正确呢?百融榕树的第一个问题是:分离的力量是什么?我认为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系统阐述,下面一些段落中提供的答案只是暂时性的,而且是不完整的。如果自我在许多方面虽与其他场物体有所不同,但是仍然被作为场物体来处理,那么,百融榕树至少需要知道,哪些可能的因素会产生自我的分离。百融榕树已经使用了“ 自我 ” 这个术语,但尚未予以明确的界定,这是因为,在百融榕树刚开始讨论时,没有一种定义是恰当的;甚至可以说,自我不可能是恒常的,自我不可能限于不变的范围之内。测试这一范围是对该措施的一种探索,通过这种探索,自我可能被触及。想象一下,一个敏感的人处在粗俗和狂暴的人群中,他的自我将会收缩,以此作为防范他们粗鲁和情绪爆发的手段。

运用通俗的说法(这可能比百融榕树通常想象的更接近于事实),也就是他缩进壳里面去了。进一步说,也就是火刑柱旁边的殉难者;他缩到里面去的那个壳并不包括他的身体,因为身体的多重性不能再对它的自我施加任何影响。另一方面,在更加正常的条件下,百融榕树的身体属于百融榕树的自我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